都是套路9.0

哈哈哈哈 鸣少这个迟钝鬼!

wingsama:

#写个小甜饼


#清水


#雷点大概是ABO?


#全员存活设定


#标题差点起为《叛逆忍者的omega小娇妻》


#但是连车都没有开起来,配不上这么好的名字


#还是继续套路吧2333




S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
那一天佐助做完任务,全身都是泥巴和敌人溅出的血,为了不吓到自己脆弱敏感的omega父亲,他直接从窗户里跳回家,准备先洗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
他十七岁整,三年前成为了这一批学生中首个通过上忍考核的忍者。但这没有什么好骄傲的,他哥哥远比他更快就达到了这个目标。
他推开自己的房门,将满是污泥的衣服脱在门口,脑子里都是一些烦人的小事——哥哥上个月已经独立完成了SSS级的任务,他却还在A级徘徊,与哥哥的差距没有减小反而扩大;这一次出差时间比较久,自己的Alpha稳定剂又用完了,得快点去买新的……等等,好像忘记什么事情了?
佐助想了半天也没有想起来自己到底忘记了什么事。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他拿好换洗衣服,推开了浴室的门。
“佐助。”坐在浴室窗户上的女人温柔道,“我有件事要跟你讲。”
“……”
佐助默默地关上了门。他深吸一口气,强压住怒火,冷静道:“母亲大人,请您不要突然出现在我的浴室之中。”
浴室里传来母亲同样冷静的声音。
“我与你都是Alpha,请不要对你的母亲有隔阂。”
神为什么要给人类六种性别?佐助想,真的是……搞事情。
宇智波族长美琴是一位十分知性的女Alpha,当然,也继承了宇智波家族不爱走门的习惯。
她穿着全套的正式和服,在佐助的和室中做起茶道,佐助穿着浴衣,笔直地跪坐在她对面,一杯杯地品母亲冲泡好的茶。窗户外,阳光洒在已经变红的枫叶上,将光线晕染的十分好看。
“新的上忍考试结束了。”美琴低着头道,“不知此事你是否有所耳闻?”
“并不知晓。”佐助道,“我已经许久没有关心……”
佐助突然想起了他忘记了什么事!
在这次任务出发前,那个烦人的吊车尾曾经送来血书,发表了必定过本次考试的决心,并强烈要求在考试后就与他进行决战——这么说来,现在都没有人来骚扰他,意思是对方又没有过咯?
“漩涡家的鸣人——”母亲恰好说道,“这一次笔试总算过了。”
佐助惊讶地抬起头。
上忍考试与中忍不用,有十分严肃的笔试环节,主要考些思想政治谋略计策领导力之力的东西,就是这场笔试,活生生拖延了与他同届考过武试的漩涡鸣人三年。
“不值得恭喜。”佐助拿起一杯茶递到嘴边,“即使成为上忍也是吊车尾。”
“他没有成为上忍。”
佐助一震,不由道:“怎么可能?!这家伙的实力——”
“事出有因。”美琴说,“这也是我今天来找你的理由。”

N
波风水门敲响了鸣人房间的门,连着好几下,里面都没有动静,要不是他隔着门感知到了自己儿子火热的查克拉,他都以为自己走错房间了。
但这事拖着也不是办法,他清了清嗓子,道:“我进来咯!”
门开了,房间内一片漆黑,窗帘拉着,书桌上全是考试卷,零零散散的,连地上都掉了好几张;水门往前走了两步,踩到了他儿子甩出去的拖鞋。
水门将视线转到床上,棉被鼓着个包,也不知道里面的人睡没睡着。
水门弯着腰一路理过去,窗帘拉开,拖鞋放放好,试卷收好,叠叠整齐……水门拉开书桌的抽屉,看到里面放着一张被揉的稀巴烂的考试成绩单,水门无奈地摇摇头,开口道:“你就准备一直睡下去吗?”
被窝里的人自然没有回答他。
他将成绩单拿出来准备摊摊整齐,然而拿掉成绩单,就露出了下面一本色彩鲜艳的小黄书,水门皱着眉头把书拿起来,读上面的标题。
“激萌,攻略我的青梅竹马傲娇巨乳Ome……”
鸣人一把掀开被子,跳出来夺走了小黄书,水门眼看着他夺走了书,又嗖的一声逃回了被子里,速度之快,水门甚至只看到了一道金色闪光。
“……”
“鸣人,原来你喜欢青梅竹马……”
“啊啊啊啊!!!”鸣人钻出被子,用吼叫掩盖掉了水门后半句话。
“……”
这下水门总算看清楚了自己两天未见的儿子,他穿着纽扣扭错一颗的睡衣,头发乱七八糟的,眼角还有点红,坐在床上时,半个肩膀从睡衣里冒出来,虽然是很性感的举动,但看起来实在是像只刚睡醒的小狗。
“梦游醒了没?”水门笑道,“你还能躲一辈子不成?”
“不要管我!”鸣人气到,“反正我一辈子都成为不了上忍了,做不了火影了,我就是个垃圾,就让我一个人默默腐烂吧!”
“谁说不能?爸爸也是Omega,也做了上忍,也成为了火影啊!”
“这是因为……因为……”
因为水门是一个已经结对,成家立业的Omega。
上忍考试对于Beta和Alpha一视同仁,然而Omega却多了一条要求,因为发情期的存在,Omega有了不可忽视的缺点,要成为一个独当一面的忍者,必然要有针对这条缺点存在的解决方案,所以才有了“必须结对的Omega才可以通过上忍考试”这样的规定。
“谁说omega不能成为上忍?只要能找到适合的人解决发情这个问题……”
“根本不可能!啊啊啊为什么我偏偏这个时候分化了!!可恶!!”说起这个,鸣人就来气,他指着水门手里的成绩单吼:“这个考试成绩一年内有效,超过一年就是无效的了,我一年内哪里找到人结婚?等我找到了,我又要再考,我已经考了三年了,天知道我……”
“不要担心,已经找到了。”水门打断他,道:“儿子,我们已经帮你找到结婚的对象了!”
“啊咧?”
“我和你妈妈都很满意,对方长得好,能力强,家世好,和你又是青梅竹马,我们两家也是门当户对,再没有更般配的了!”
鸣人的脑子当机了十几秒,脑海中瞬间跑过了七八个人名,最后才小心翼翼道,“你指是……”
“宇智波佐助。”



S
深夜两点,佐助叩响了鸣人家的玻璃窗。
等了五分多钟,里面还是没有声音,佐助又大力拍了一次,这一次总算有了反应,鸣人闭着眼睛,打着哈欠,一边摸肚子一边拉开了窗帘。
“谁啊……”
鸣人瞬间一震,眯眯眼瞪得滚圆,他冷哼一声,挑起嘴角,狂狷邪魅道:“居然是你,手下败将宇智波佐助,总算想起和我决斗的约定了么!”
“……现在是讲这个时候吗蠢货!”佐助吼完,突然想起了隔壁房间的家长,又低下声音,怒道:“你到底知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鸣人见他不是来跟自己决斗的,就又缩回了眯眯眼,他这两天睡太多了,思路混乱,理了好久才想起关键来
“看招!螺旋丸!”
佐助没曾想到他居然突然发招,一时躲闪不及,胸口的衣服都被轰了个洞。鸣人跳上窗台连续发招,佐助且战且退,落在了不远处的电线杆上。
佐助看着自己露出的胸口,怒道:“你发什么神经病!”
“神经病?”鸣人捏紧拳头,咬牙切齿:“你这个胆大包天的混蛋!我当你是对手,你却想娶我!”
“谁想娶你这样的蠢货!!”
“你才是蠢货!”鸣人怒道,“谁一知道我分化成了omega就来求亲?!别告诉我你什么都不知道!”
佐助气极反笑,“难道不是某个蠢货怕再考一次试,求着叫我娶他的吗?!”
“谁会求你这样的——!!”
“啪嗒!”
佐助猛然回头,只见黑暗的街区之上,灯光宛如魔咒,一盏又一盏地升起,佐助鸡皮疙瘩都亮了,眼看着每一户家的窗户都推开来了。
“谁啊……大半夜的……”
“扰不扰民啊……”
“咦,这个好像是宇智波家的……”
佐助捂着自己裸露的胸口,宛若偷情被发现的情郎,黑着脸跑了。


 


N


因为“四代目家的儿子和警局局长的儿子半夜妖精打架被全村的人发现”这件震惊了整个木叶的大新闻,两人的订婚典礼从下个月被提到了本周。


为了防止这未来的小两口再次“情不自禁偷尝禁果”,两人身边都被安排了重重的守卫。
但虽然无法见面,两人依旧无法抑制对对方的思念之情,只是将沟通方式换为电话而已。
趁着老妈去洗澡的时候,鸣人拨通了宇智波家的电话。
“哪位?”
“蠢材是我。”
“挂了。”
“喂喂!!!不要挂!”鸣人捂着被老妈敲红的额头低声道,“我有一个超级赞的主意!可以解决现在的难题”
“给你一句话的机会。”
鸣人深吸一口气,道:“我们假结婚吧!”
对面一片沉默。
鸣人怕他又把电话挂了,连忙讲了一长串:“现在的局势你也看到了我们两根本逃不出去还不如借势把婚结了然后你过你的我过我的井水不犯河水还可以避免很多唠叨你觉得如何!”
对面还是沉默。
鸣人都想摔了电话吼别给脸不要脸啊!但是他又回头看了一下自己桌上的考试卷们:苦读了整整三年,成打的《灿烂在六月》,《三年上忍五年模拟》,好不容易考出了,以为可以再也不用读书了,然而让他再考一次,复读的心情简直就是——
“宇智波佐助。”鸣人带着哭腔道:“我与你认识十六年,这十六年来,我们从忍者托儿所同学一直做到上忍同学,虽然我一直对你不服气,但内心始终认同你作为我人生唯一的对手,而这也是我唯一的请求,你能否——”
“……”
婚礼还是如期举行了。


 


 


S


婚后住在哪里是个很复杂的问题。考虑到小夫妻两都还很年轻,宇智波家和漩涡家各出了一半,给小夫妻在两户人家的正中间买了一套小公寓。
木叶这几年发展的很好,房价是蹭蹭蹭地往上涨,这公寓又是在村中心,虽然首付不低,房间的面积却比想象中还要小。
一间五个榻榻米的卧室,餐厅和客厅是同一个,厨房就在厕所隔壁,连浴缸都比之前宇智波家的豪华浴池小了好几倍。佐助站在这间小房子里,第一次体会到了穷人的感觉。
鸣人家底没有他厚,倒是习以为常,正如同一只仓鼠般到处搬东西,佐助坐在空无一物的榻榻米上,看他收拾出了两个地铺。
“别说兄弟我不给你面子。”鸣人冲他拍拍胸脯,“既然这事是我求你的,那么你住里面,我住客厅。”
佐助没有回答,鸣人当他答应了,又去兴匆匆地收拾自己的东西,箱子堆了一地。佐助有点手闲,随手从手边的箱子里拿出了一本书。
……《攻略我的青梅竹马傲娇巨乳Omega》
佐助默不作声地放了回去,他托着腮,脑子一片混乱。
我真的跟这二货结婚了?
我是不是傻?


 


N


“他跟个傻子一样。”鸣人一边嚼着薯条一边跟鹿丸吹牛,“你都不知道他有多龟毛,洗澡要洗半个小时,连沐浴露都要从家里带来……还有还有,我让他睡里屋,他也不谦让一下,我好歹也是个柔弱的Omega的说!”
鹿丸:“……”
鸣人又道:“唉,可惜你是个Beta,不然我就找你假结婚了,不过算了,估计过不了多久……”
“鸣人。”
“啊?怎么了,这么严肃?”
鹿丸深吸一口气,手指敲了敲桌子,“你对Omega了解多少?”
“为什么问这个?”鸣人奇怪道,“怎么了?”
“不,我就是好奇。Alpha和Omega大多都是Beta在12岁左右的时间分化出去的特别性别,大部分Beta超过14岁没有分类,就一生都是Beta,我们所有人都以为你是Beta,包括你也这么觉得吧?”
鸣人毫不犹豫地点头。
“所以,你对Omega的了解到底有多少,我真怕你……”
“不用担心。”鸣人自信满满道,“我一直有看相关的书啊!”
“相关的……书?”
“恩,牙给的,我已经看完了,放心,我完全知道该怎么办!”
牙给的……鹿丸想,该不会是小黄书吧……不不不,鸣人不会这么蠢的,应该还是我多虑了。


 


 


S


佐助睁开了眼。
又来了。
外面悉悉索索的声音,接着,卧室的门被打开来,有人踏着沉重的步伐走了进来,随后,倒在了他的身边。
佐助打开写轮眼,看到一片漆黑之中,吊车尾闭着眼睛,摸着肚子,趴在了他身边,还将腿翘到了他的肚子上。


佐助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吊车尾,居然梦游!频率居然还不低!
趴在榻榻米上当然不舒服,睡梦中的鸣人很快就蹭到了佐助的被窝里,香甜的Omega主动暖被窝本应该是十分美妙的体验,然而佐助只能感觉到对方沉重火热的肉体贴上来,带着十分清淡的Omega气息,然后——
死命抢他被子!
佐助再也不能忍!他直接打开灯,将漩涡鸣人从他的被子里拖了出来!
“——怎么了!”鸣人抓着脚踝拖出卧室,震惊地醒了,“发生什么事情了!你总算露出真面目要和我一决雌雄了嘛!宇智波佐助!”
宇智波佐助将他扔出了客房外。
鸣人本来扣的乱七八糟的睡衣口子全部散了,裸着上身,迟了半秒才爬起来骂他。佐助狠狠拉上了门。
可恶。
硬了。


 


N


鸣人在做梦。
他化作了一颗棉花糖。
明黄色的棉花糖,蓬蓬松松,柔柔软软,甜甜蜜蜜。它刚刚被做出来,正是最美味的时候,连空气中都弥漫着砂糖的甜味。他被风卷着,糖裹着,慢慢成形,然而有一把火正在他身下烤着他,让他浑身发烫,快要融化了!鸣人挣扎地翻滚,他身上的糖液滴下来,还是难受,痛苦,谁的舌头贴了上来,好难受,快要,快要——
融化了。


 


S
“打扰。”
“请进。”
佐助将门顶住,鸣人戴着兜帽,鬼鬼祟祟地进来,佐助翻了个白眼,把门关上了。
两人找了个位子坐,正对着在看病历的医生。
“我已经说过了。”医生唰唰唰地写着病历,头也不抬地说,“他没病,不是发烧不是感冒不是心脏病,就是发情,你们回去搞一发马上好,但如果现在不要孩子的话记得用避孕套。”
佐助用余光看了身边的鸣人一眼,鸣人满脸通红,像是要晕了。
佐助叹了口气,“谢谢医生,实在抱歉这么晚还打扰你……我们还想问,除了……搞一发,还有什么解决发情的办法?”
医生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这对年轻的小夫妻,不由道:“我记得你们已经结婚了啊,我还收到四代目的喜糖啊,婚前倒是大大方方的,婚后怎么……”
“所以……还是有别的办法的吧?”
“Omega要控制发情期,和Alpha一样,平时暗示吃抑制剂就好。但现在发情了,吃药没有用,你要么把他一个人关着让他自己熬,要么就给他做个临时标记。”
鸣人:“要熬多久?”
佐助:“临时标记怎么做?”
医生噗嗤一声笑了,“先回答哪个呢?熬的话分人,三五天也有,起八天也有,做的话……给你点教学资料?”


 


N


他吻上来了。
鸣人感觉自己要爆炸了,他从未如此敏感,只感觉对方的气息喷在他的鼻尖,他的唇上,随后两人的嘴唇相碰,柔软而干燥。
他的心砰砰砰地狂跳。
医务室的灯光明亮,略带消毒水的味道,但鸣人现在整个鼻腔中只有对方干净的体味,还有淡淡的沐浴露的味道。他的嘴唇碰到他的,一接触就放开了。
“你张开嘴。”佐助冷漠道,“快点,别磨磨蹭蹭的,我要回去睡了。”
“混、混蛋!”鸣人怒道,“是你不张开嘴好嘛!”
佐助二话不说,又啃了上去。
这次两人都张开了嘴。
应该不算接吻吧?鸣人感觉对方的舌头伸入自己的口腔,还在自欺欺人。
粘膜与粘膜相触,口水与口水混合,明明应该觉得很恶心的事情,鸣人却只能感觉到微妙的舒适,有一种感觉从他的脚底泛起,让他全身都软绵绵的,快要化了。鸣人不由自主地闭上眼睛,沉浸在这个吻中。
“对了忘记说。”
门突然被打开了。
鸣人猛然推开佐助,佐助默默地将嘴角边的口水擦了。
医生道:“忘记说了临时标记在第二章,第一章是增进感情,你们别看错……恩,打扰你们了?”


 


S


两人回到小公寓时,天都快亮了。
佐助有点小洁癖,去了医院这种地方,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洗澡。鸣人整个脖子到锁骨都是牙印,又痛又痒,他实在忍不住,也拉开了浴室的门。
光着在冲澡的佐助:“……”
鸣人冲他摇摇头,“不要理我,我用冷水冲一下脖子就好。”
佐助:“……”
鸣人浑然不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大家都是男人,他去外面做任务,男忍者们都是脱光了在一条河里洗澡的,也没有什么好回避的。
佐助眼睁睁地看着他脱下了外套,赤裸着身体在水池边洗脖子。
从后面看,他的后背肌肉匀称,完全看不到骨架。佐助曾经好几次看他摸肚皮,大约也能猜出他是什么型号的——骨头小肌肉却很多,看着就手感好。
佐助忍不住将温水调成了冷水。
鸣人浑然不觉,还对着镜子嘀咕:“我靠咬了这么多明天怎么见人啊,啊算了呆条围巾吧?唉,你怎么不洗了?”
佐助用浴巾将自己下半身裹了,严肃地指着门外道:“出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鸣人不明所以,但看他表情不似作假,只能关了水龙头和他出去了。
两人坐在客厅的榻榻米上,鸣人原本敞开着腿坐,看到佐助十分端正地跪坐,忍不住也端端正正坐好了。
“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佐助道,“今天要把话说清楚。”
鸣人疑惑道:“说什么?”


“——我们的关系。”
鸣人这个蠢货,依旧满脸疑问,“我们不是朋友吗?”
“显然不是!”
鸣人大吃一惊,随后他沉思了片刻,意志坚决道:“对,我们是一生的对手!”
佐助简直是要被气死,他站起身,手指指着墙上两脸尴尬的结婚照,怒道:“你家朋友有结婚照?!”
鸣人被他的气势感染道,也忍不住站起来,激动地回答:“这都是计策啊!等我拿到上忍证书我们就决战!这才是一生的对手的证明!”
“你难道真的不懂吗?我们已经不能做一生的对手了!”
“为什么?!”鸣人道,“难道你还在怀疑我的实力嘛,我——”
佐助解开了浴巾。
“——才不会认输……呢……”
鸣人吞下了后半句话。
“因为朋友是不会硬的。”佐助道,“我们已经不纯洁了,鸣人。”


 


N
鸣人去领上忍证书,在路上遇到了牙。
“贼溜啊鸣人!”牙忍不住夸他,“我以为你一辈子都考不出了!”
鸣人虚弱地回应了他的夸奖。
迟钝如牙也发觉了不对,忍不住跟在他后面,关心地问:“怎么状态这么差?身体不舒服吗?”
鸣人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他想了想,岔开了话题。
“没事,对了,上次你借我的书还在我那里呢,下次我还给你。”
牙想了想,突然想起了什么,连笑容都猥琐了。
“对哦,我都忘记了,你是新婚啊。”他一把揽过鸣人的肩,忍不住道,“我还有一本姐妹篇,你也拿去看如何?”
“姐妹篇?”
牙嘿嘿一笑,把书从包里拿出来,塞给他。
鸣人看了看标题。
——攻略我的青梅竹马傲娇巨屌Alpha。
牙笑道:“特别适合你,我跟你讲这本可是绝版货,你……”
“谢谢。”鸣人微笑道,“送你一发螺旋丸。”
“等等——”
新婚的第十七天,朋友就没得做了。鸣人想,莫非再过个一个月,岂不是还要上床吗?


简直太不可理喻,无法理解了。


他无奈地起身,从倒在地上的牙身边将书捡了藏在了怀里,随后又失魂落魄地游走了。


 


END


 

评论
热度(1260)
 

© fuaf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