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双花】寻常颜色

书记官的羊皮卷轴:

给 @十水挪移  双花本的G,有史以来卡得最艰难的一篇文没有之一。

我这么没用谢谢你不嫌弃……嫌弃了也别告诉我!我会伤心的!


===========


张佳乐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看到孙哲平倚在窗口抽烟。

他的左手很早就不绑绷带了,不过还是下意识地以自我保护的姿态微微弯曲着,另一只手搭在窗台上。八九点钟的阳光把他连同棱角一起包裹起来,偶尔逃逸进房间的几缕烟雾看起来也温柔极了。

张佳乐脑子里顿时有个女声自动唱起歌来:那个男人背对着朝阳……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孙哲平听到响动转过头:“醒了?”

轮廓是帅,可惜本人没刮胡子。

张佳乐把头埋回被子里,默默收拾起不合时宜的心烦意乱和心猿意马。

孙哲平把烟摁了,慢悠悠地走过去坐在床边,伸出手放在张佳乐露在外面的半个脑袋上。

“昨晚睡得不太好。”

“嗯。”

“梦到什么了?”

张佳乐挪了挪身体露出脸来:“打爆叶修。”

“接着?”

“拿了冠军。”

“还有?”

“总冠军戒指。”

孙哲平认真地纠正他:“咱荣耀得冠军只发键盘鼠标不给戒指,篮球才给。”

张佳乐想跟梦讲究个什么逻辑,又觉得自己受到了鄙视,他决定在孙哲平跟他道歉之前都不搭理他。但是孙哲平只是稍微侧过身,让张佳乐看到他背后桌子上一大袋散装零食。

张佳乐妥协了。

 

打了这么多年职业比赛,广告代言也接了不少,张佳乐不差钱,孙哲平比他更不差钱。两个人住一起之后隔三差五就往家添东西,有早早就计划好的,更常的是心血来潮,反正不会产生什么归属权问题。特别是各种电子产品叠一块称斤卖,光充电器连接线就能堆满床头柜。

但是戒指倒真没买过。联盟里本来就很少有人戴那玩意儿,包括某几位已婚人士用电脑前也都会摘了。退役之后游戏还是生活的主旋律,手上多个东西难免咯得慌,于是他们谁也没主动提。

孙哲平边用平板刷新闻边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你想要吗?”

张佳乐带着满嘴的牙膏泡沫从卫生间探头:“啥?”

“戒指。”

张佳乐咕噜咕噜说了一通谁都听不懂的话,最后孙哲平忍不住冲进去拿漱口杯直接塞他手里:“出来再说。”

终于打理妥当走出来的张佳乐脸还有点红,被水呛的。

“你怎么突然想到戒指了……”
“这不是你自己先梦到的。”孙哲平不动声色地拍开他偷偷拿零食的爪子,“老楼上次好像给了张什么饰品定制的名片我放哪了来着……”

“用不着这么讲究吧……”偷袭失败的张佳乐不太情愿地坐下开始喝牛奶,脸上那点红一直没消退,反而染上了耳朵尖。

孙哲平笑笑不说话。

 

等到进了铺子坐下张佳乐才知道为什么孙哲平坚持要定制,因为他想在戒指上刻字。

“要一对儿,上头就刻这个吧。”

孙哲平写了纸条递过去,接待人员左看右看打量了好几遍,有些欲言又止:“孙少爷您确定刻这个?”

“确定。”

“……刻好了不能改哦?”

孙哲平有点不耐烦:“你们难道还有只许刻名字的规定?”

“没有没有……”接待人员把纸条小心叠好放进口袋,又转向张佳乐:“您挑好式样了吗?”

张佳乐把手里硬皮精装的册子从头到尾翻了三遍。定制店铺房间内漆黑的帐幔下,陈列柜的灯光有一瞬间晃晕了他的眼,让他恍惚间以为百花式打法又一次在这小小的空间里绽开了。

“就这个吧。”他指了一款带花朵暗纹的。

孙哲平十分理解,然后嘲笑了他:“张佳乐,你的品位过了那么久还是这么多姿多彩。”

张佳乐想跟孙哲平的语文老师谈谈。

不过在十多年前的夏天,孙哲平虽然也揶揄了百花战队的名字,但是并没有提出异议。这会儿他也和那时候一样,直接掏卡付钱,干脆利落得连还击的机会都没给张佳乐。

 

走出店门的时候张佳乐终于憋不住了:“哎你前面说要在戒指内侧刻什么,搞得那店员这么惊讶?”

“冠军啊,不是你说想要总冠军戒指。”

张佳乐有点无语:“所以你就直挺挺刻两个字上去?怪不得人家嫌弃你。”

“没,我让刻的英文。”

听起来似乎高端洋气上档次了一些,不过本质好像没差别。

曾经杀遍荣耀的搭档分道扬镳各自带着点遗憾退役,还能把这个从来没忘记过的词汇带在身边,偶尔与旧友提起当做笑谈,这件事其实挺浪漫的——张佳乐想想,也就说服自己接受了这个设定。

“你不满意也没办法,都签了订单了。”

“孙大少爷出钱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啊。”张佳乐笑嘻嘻地往前蹭了两步,“所以我们就这么回去了?”

“还想去哪儿?”

“去电脑城逛一圈呗,也不远。”

孙哲平看着张佳乐那表情就知道他在计划什么。张佳乐很久以前就开始念叨要添个台式机,好不容易出门一趟当然要把这个念想贯彻到底。

他们家三台电脑其中两个笔记本,躺在床上看电影刷网页是方便,打荣耀到底没有专门为打游戏配置的台式机来得舒服。最近张佳乐状态不好竞技场老输给孙哲平,按他的话来说就是因为笔记本屏幕实在太狭窄,让他没法耳听六路眼观八方。

孙哲平说你抢电脑抢不赢,pvp也打不赢,全是因为零食吃多了。

张佳乐反驳那你还一买就是一大袋,简直其心可诛。

 

不过孙哲平也承认他一点儿也不排斥逛电脑城。那个闹闹哄哄到处都有人拉着推销的地方反而让他觉得自在,主要还是因为那一排排电脑屏实在让人亲切。

“你还记得我们那时候训练室的电脑是什么型号的?”

“嗯?”孙哲平懒洋洋地回他,“你不是说我走了之后大修过一次,电脑全都更新换代了吗。”

张佳乐自个儿想了半天也只能回忆起牌子,具体型号实在记不清了。最后他掏出手机:“我还是问问张新杰霸图的机型吧,至少我去霸图之后就没见有过什么毛病。能顶住老韩那么多年的气场,质量可见一斑。”

孙哲平说:“还能顶住你的显卡摧残,质量是挺好的。”

旁边一直竖着耳朵的推销员敏捷地捕捉到“显卡”两个字,立刻上来殷勤推荐游戏专用的台式机。正巧张新杰的短信回得快,这会儿张佳乐已经开始和店员开始了亲切友好的讨论。

从配置一路挑到外观,张佳乐这才真正有了点他的地盘他做主的感觉。

之前那么多年的日子都对着电脑过,从十三四岁什么都不懂的年纪,到三十岁把人家半辈子都不一定能遇上的悲欢沉浮都经历透了。结果到头来退役了还是放不下,生活除了吃饭睡觉滚床单之外都围着它转,孙哲平估摸着这玩意儿大概就是他们彼此注定一生的情敌了。

 

“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一局打完,孙哲平好整以暇,张佳乐痛心疾首。

他们胜率差得并不大,仔细算起来可能张佳乐还占了上风。但是由于职业差别,狂战士的胜利总比弹药专家来得更酣畅淋漓直截了当些,被一套连击带走的那方就更显得憋屈。

张佳乐尽量表现得平心静气:“我还不习惯新键盘。”

“一个月了已经。”

“刚刚被戒指卡了一下……”

“好像我没戴一样。”

张佳乐说我特么和你拼了。

孙哲平在张佳乐扑上来的时候及时拉住他的手腕:“手指上那玩意儿摘了,一会儿别伤着。”

本来就没多少怒气,这么一扯早就一点不剩了。倒是身体磨磨蹭蹭,有点上火。

把戒指拿下来放到床头柜上时,张佳乐心血来潮去研究内侧刻上的那个单词。收到货之后孙哲平直接给他戴上,这么认真端详它还是第一次。

冠军。那是他们用最好的年纪来追求却终究失之交臂的东西,现在变成了刻在金属上贴在指根的文字,是缺憾也是被肌肤温暖的念想。

“孙哲平……”

“嗯?”

“你当初就给店员写了这个词?”

“是啊。”

“我觉得它拼错了,少了个o……”

“……”

“……”

 

“哦……要重新做吗?”

“不用了,这样挺好的。”

张佳乐笑着,把亲吻轻轻印在上面。

 

-Fin-


评论
热度(124)
 

© fuafu | Powered by LOFTER